— 萨达哈鲁爱云澜 —

【獒龙】直(8-14)

个人幻想,圈地自萌,勿扰真人。
1-7走这里:http://spyasone.lofter.com/post/1a389f_c6a263d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8.
张继科果然动作迅速,一分钟赶到现场盯着马龙躺进被窝顺手给他掖了被角关了灯,拎走许昕的同时嘴里还嚷嚷着:“你师兄睡得早你还在这里磨赶紧回去回去回去……”
室友还没回来。马龙想了想,起身打开了灯,回到尚未被破坏的被窝里,戴上了眼罩。
他睡不着。
以前他从未考虑过他是直是弯的问题。应该是直的吧?他喜欢过姑娘的。很小的时候认识一个一起学乒乓球的小姑娘,长得很漂亮,球打得也不错。那时候年纪太小,不懂得什么是喜欢。他只是觉得如果打球的时候那小姑娘也在一旁,他会更有劲头。小姑娘赢了球就笑,笑得很好看,输的时候一般也不会哭。挺有意思的。不过后来父母觉得打乒乓球太耽误学习,不让她来了。
长大后他还喜欢过不少女明星,漂亮的,唱歌好听的。有一阵子他还疯狂迷恋过Jolin&Jay,觉得有情人肯定能成一对。现在他偶尔也还这么想。

9.
真正让马龙怀疑自己是直是弯的时候,是有一回玩游戏,真心话大冒险,张继科输了。彼时他刚连输三把,被支出去做了各种奇葩活动,累得不行,选了真心话。
王皓问他:“以后选对象会在身边人里选吗?”
张继科挠挠头:“也许吧。”
马龙抬头看了他一眼,两人目光正好对上。张继科冲他一笑。
马龙脑子里好像放了一把彩色烟花。他低着头,拿起饮料喝了一口。很多往事浮现在眼前。
某年他感冒,烧得不算严重。队里的规矩一向是轻伤不下火线的,再说他也不想休息。那时候他和张继科还住一个屋,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张继科给他拿水吃药,似乎还笑着摸了摸他的脸,摸得他心里发痒。等他好了去向张继科求证是不是幻觉,张继科说他不记得有这回事,却自己笑起来,让人看了有点发毛。

10.
从那以后马龙就很注意张继科。
他俩在队里的关系,竞争的成分重一些。刘指说他俩性子互补,让他们互相学习着点。有那么几年两人是住在一起的,马龙很容易就能看到张继科,天天看,月月看,终于让他看出点问题。
比如张继科的确对他很特别。张继科本身很爱干净,干净得有点过分,从来不用别人的东西,自己的东西也不让别人用。但是这个“别人”里,不包括马龙。
他喝过马龙拿过来的水,用过马龙包里的毛巾擦汗,衣服都洗了不干的时候,小心翼翼跟马龙借衣服穿。后来都习惯了,两个人在对方床上打滚也没什么问题。马龙也爱干净,怕人弄脏床,然而张继科每次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。他永远干净整洁带着洗发水味儿地坐在马龙床上。
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11.
晚饭过后许昕又来敲马龙的门。正好马龙室友不在,他起身过去一开门,许昕自己就往里挤:“师兄,我给你问着了。”
“什么?”马龙想了想,“姑娘?”
“唔,”许昕挤眉弄眼地说,“科子的事。”
其实张继科比许昕大了快两岁呢,入队也比他早,可是他跟马龙嘀咕过,似乎总拿张继科当同龄人。
马龙失笑,让他坐在自己床上,自己坐室友床上:“他怎么了?”
“他这有戏啊!”许昕用神神秘秘的口气说,“我问他觉得你适不适合做男朋友,他说挺好的……”
马龙的心跳到了嗓子眼,不由得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胡说些什么呢?!”
许昕一脸委屈:“我哪里胡说了?”
马龙一琢磨,是自己想多了,于是抚了抚胸口,示意许昕:“你继续说。”
“我看他那意思,应该是有很合适的人选。”许昕很高兴,“科子那口味你还不知道?个顶个的白净漂亮,嘿嘿。要是事情成了,”他戳戳马龙,“媒人也得算我一个。”
马龙微笑:“好啊,那我请你们吃饭。”反正也成不了。
两人正说着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12.
许昕吓得一哆嗦,颤抖的手指着马龙坐着的床:“他回来应该不用敲门吧?”
马龙也是一脸纳闷:“这么晚谁还来串门呢?”
他走到门边,小心翼翼打开一条门缝。
是张继科。
马龙用身子把门缝堵得严严实实,一只手在身后示意许昕安静,然后柔声问:“继科儿,怎么啦?”
张继科凑过来嗅了嗅,鼻子尖几乎碰到他鼻尖,样子活像一只大狗。
“有蛇味儿。”他歪头看着马龙,眼里尽是调侃,“你不是最怕蛇吗?”
马龙扭开脸,神态不怎么自然,身子却纹丝没动:“也有不怕的时候。”
“用不用我帮你?”张继科晃了晃手,比划了一下,“祖传抓蛇绝技,一抓就准。”
许昕在屋里“噗嗤”一声,又赶紧捂住嘴。对于说了张继科坏话这种事,他还是很有自觉的。
“没事的,我一个人就能对付。”马龙努力保持严肃脸,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张继科倒抽一口气,抻长了脖子往里面看:“难道你金屋藏娇呢?为什么不让我进去?”
马龙恍然有种出轨被抓包的感觉。可这都哪跟哪啊?他看着张继科的桃花眼叹了口气,果然是时时含情的妖眼。
“小青,”他回头瞥了一眼许昕,闪开身子,“我护不住你了。”

13.
张继科边往里走边笑:“难道你是白娘子?”
“那你是许仙!”马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随后意识到自己失言:这不把他俩凑成一对了吗?不由得脸红起来。
张继科却没在意,看了看两张床,坐在了许昕身边。
许昕嫌弃地看着他:“他才不是许仙呢!他是法海!吃素的和尚!”
马龙大笑着关了门,回来坐在两人对面。
张继科故意捏住鼻子,尖声尖气地说:“去去去,我还没嫌你呢,也不洗个澡。从龙的床上下去!”
“我今天洗了!”许昕悲愤地亮出胳膊,勾住张继科脖子故意往他身上蹭:“洗得干干净净!”
张继科往下推他:“好好好,那就算你洗了吧。”
“什么叫算我洗了?”许昕不依不饶,作势要揪张继科衣领:“你今天必须跟我说清楚!”
马龙赶紧伸手阻拦:“别闹别闹,明天还训练呢。”
“师兄偏心。”许昕睁着一双下垂眼可怜巴巴地望着马龙。马龙不为所动。
许昕脑袋一歪,压在张继科肩膀上,声音竟是意外的落寞:“你知道吗?有时候我真讨厌你。”
屋里突然安静下来。张继科和马龙对视一眼,谁也没吭声。
许昕撇着嘴,继续说道:“你一来了,师兄就不好好跟我玩了,没事就念叨你。”
马龙心里一惊,急忙去看张继科的反应,对方正在往起掀许昕的脑袋,遭到了抵抗:“你放屁,明明是我先来的。龙跟我认识多少年了,那是一个屋睡过的交情,有你啥事?”
马龙笑起来:“原来你俩是来争宠的?”

张继科低头拍拍床:“嗯,这张倒真是‘龙’床。”
“你少来,”许昕抓住张继科的手,看着马龙:“我也跟师兄一个屋睡过,我还跟你一个屋睡着呢,也没看你对我好点。”
张继科一愣,手上的劲就松了。许昕赶紧把他的手压下来,重新靠在他肩上,然后趁着张继科看不见,对着马龙各种做鬼脸。
马龙明白了:他这是开玩笑呢。心里就松了口气。
张继科居然考虑了半天,然后很认真地摸摸许昕的头:“那我以后也对你好点。”
许昕一个激灵松开他坐直了,双手抱胸瞪着他:“你你你你干嘛?!”
张继科茫然地眨眨眼睛,看了一眼马龙,突然换了一副邪恶的表情。
“他们都说我是弟控啊,”他摸摸自己的下巴,对着许昕挑了下眉,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许昕落荒而逃。

14.
张继科转过头来,无奈地耸耸肩:“他跑什么呢?我们住在一起啊,他还能跑哪去?”
他的睫毛长长地覆在眼上,马龙看不透他的心思,也不好随意接话。
许昕是开玩笑的,他明白。可是张继科刚才的话似乎别有深意,马龙忍不住多想一些。毕竟两人住在一起,把门一关,人在里面干些什么,谁都说不准。
他想起从前两人一起住的种种情形,心悬在半空。说起来,师弟也挺可爱的,性子直爽,人特别好哄。他以前总盼着张继科不那么直,可是这一次,倒是真心实意地期盼他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了。
也许是脸色不太好,张继科轻轻碰碰他的腿:“龙,你没事吧?”
“没事。”下意识地接话之后,马龙才反应过来,看了一眼张继科。
这一看,就出不去了。
张继科就是有这种本事,好像他眼前看着的,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珍宝。灯光下他的瞳仁像夜色中的湖,能让人悄无声息就溺死在里面。
马龙的心跳平静不下来,说话声音有点颤:“继、继科儿……”
张继科神色温柔:“怎么了?”
“我……”马龙差点咬了舌头,终究还是没说出来:“我有点困……”
“噢!”张继科立刻从马龙床上站起来,“是我没注意。你睡吧。要我帮你关灯吗?”
马龙其实一点都不困。可是他看着张继科的眼睛,就是没法拒绝他。而且张继科帮他掖完被子之后,他总能睡个好觉。
“嗯。”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评论(10)
热度(53)

2016-10-08

53  

标签

框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