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萨达哈鲁爱云澜 —

【双北/撒何】雨临赤地②

【背景介绍请看第一章】


何田玉是真嘉二年出生的,五岁时因为家里实在养不起,被父亲半卖半送带到崇明山来,本来想着就算通不过入门测试,也可以去半山腰那里天一阁的分支“河州阁”学点本事谋生。没想到何田玉确实天赋异禀,轻松通过了入门测试,还被守门人直接推荐给阁主做弟子。
小时候的何田玉,看着瘦瘦小小的,乖巧可爱,确实没法让人生出戒备心来。师父看出了他身上的优势,以“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”这句话,给他起了新的名字,叫何田玉。他又十分好学,练习刻苦,十三岁的时候,已经可以轻松打败其他同辈弟子了,无论是正面对战还是消灭目标,他都没有输过。更难得的是,就算他赢过这么多,每次比试过后,他仍一如既往的恭敬有礼,温和待人。所以他这个大师兄,是让众人心服口服的大师兄。

何田玉的师父,也就是当时的阁主,怕他太年幼受不住密室的考验,生生又拖了一年,期间看他通过种种末期测验,最后才带他去了密室。
天一阁的密室内放着不少东西。靠墙有一张石桌,上面放着笔墨纸砚,还有蜡烛。旁边一个石凳,和一张看起来是石头做的床。桌旁的墙角有个书架,上面一卷卷的,都是天一阁历年传下的武功秘籍,按照威力高低由上至下排序。床对面的墙上,挂着一张人物画,画的正是弟子们心头的偶像,撒龙前辈。旁边是一道金属做的门,除了撒龙至今还没人打开过。
密室有些阴森,但是何田玉打量着密室,心中充满了赞叹,忘了害怕。师父看他出神,拍拍他的头:“你就在这里住着,研习书架上的武功,也可以尝试开那扇门。头一个月我来给你送饭,就是馒头咸菜清水。要是你学会了过门口那些机关,就可以自己去厨房拿吃的。”师父说着就笑了,厨房还有碗粉蒸肉等着他去吃呢。他惦记这口吃的,以前老是被自己的师父训,因为他师父认为,没法去除私欲的杀手不是好杀手。不过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。
“要是有什么问题,我送饭来时,你可以问。不过,”他伸手一指,“书架最上层的东西,你先不要看。”
何田玉跟着转过头去:“师父,那是什么?”
“本阁最高心法。”师父摇摇头,“需要两个天赋极高之人同时修炼,一个人学,会走火入魔。现在只有一个你,所以不要轻举妄动。我迟迟不带你来这里,就是有这一层考虑,总希望还能再收一个你这样的弟子,给你作伴,两人一起练。我也想见见神功的风采。我已经这个岁数,是没希望练的了,不过,师父倒是希望你将来能练成。”
何田玉点点头,眼里尽是光芒。
师父满意地笑了:“今天就这样,早点休息吧。”说着走出了密室。

何田玉住到第十天的时候,已经可以熟练通过密室门口种种关卡,自己去厨房拿食物了,有时学有所得,还会兴奋到去后山里跑几圈。师父乐得不用总来密室送吃的勾起伤心事,隔三差五才来过问,偶尔他来的时候正赶上何田玉出去,那就要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上一次。
何田玉对此并不在意。他本来就好学,又肯下苦功练习,这一书架的武功正对了他的胃口。其实他也不愿意杀人,不过如果他能一直保持大师兄的地位,将来说不定能有效控制天一阁的后人们滥杀无辜。

不知谁放出的流言,说这几代弟子中,只有何田玉最有可能达到当年撒龙的水平。阁内众人都对他有种期待,知道他在密室修习怕打扰,在阁内遇到他,只是行个礼,并不多交谈。
不过有个人倒是例外。这人就是何田玉的师叔祖,是位女性。据说当年入阁的时候,她的师父并没特意为她起别的名字,只是“小鬼小鬼”地叫。也有说法是她是当年撒龙前辈送上山的,是当今阁内活着的人中唯一见过撒龙前辈的人,“小鬼”这个称号,就是撒龙前辈起的。这些传说并没有证据,不过何田玉还是称呼她一声“鬼师叔祖”
这天何田玉从后山回来,见密室中坐着一个少女,见到他就满心欢喜地跳过来:“何田玉,你回来啦!”
何田玉早就从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如今的淡然。眼前这位穿着绿纱裙子、神采飞扬的少女,正是他怎么算都该超过八十岁的鬼师叔祖。他知道阁内有种冷门功夫,是种幻术,可以改变人的长相。但是实施这种幻术也需要容貌基础的,想来鬼师叔祖的本来模样也该是相当年轻的。
何田玉稳稳当当地施了礼:“不知师叔祖来此,有何……”话还没说完就被鬼师叔祖打断了:“有你呀!”说着她下巴一指书架:“你在这也有一个多月了吧,学会多少了?”
何田玉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六七层已经学完,至于学会,弟子不敢说。”
鬼师叔祖抬手便开始了攻击,何田玉完美躲过,正要回击时被鬼师叔祖捏住了手腕。她满意地点点头,算是合格了,随后眼睛骨碌碌地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人后,才压下声音说:“看你学得不错,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。关于那扇门的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查资料发现两人一个龙年出生一个虎年出生,我……可能龙虎是我过不去的梗了
另一个,鬼的cp可能变鬼鸥😂正在打算

评论(1)
热度(25)

2018-02-24

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