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萨达哈鲁爱云澜 —

【双北/撒何】雨临赤地①


背景为架空,人物主要来自于《明侦》的嘉宾和角色,副cp可能有白勋鬼三角,会在出现的篇幅前面说明以供避雷。
本文主要为满足自我私念,设定可能真的很雷,如引起不适请及时关闭,感谢合作。

我又开始写rps了,所以在这里引用一下谷川流老师所著《凉宫春日的叹息》的一段经典台词,这可是能将所有的一切都消除殆尽的魔术话语:
本故事纯属虚构,和实际存在的人物、团体,以及其他固有名词或现象完全无关,全都是胡说八道的。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,只能算是一种偶然!以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师叔!!!师叔!!!”白敬亭快步掠进来,神色颇为着急,“外面来人了,好像是委托人!”
“哦?”何田玉放下手中的书,一边起身向外走去,一边问白敬亭:“这次你去不去?”
“不去!”白敬亭坚决地摇摇头,“你知道的,师叔,我不愿夺人性命。”
何田玉微笑看着他,叹了口气。可惜了这孩子的好天赋。

谈妥了价格,安排好人选,送走了客人,何田玉回到桌子旁坐下,拿起了书。白敬亭磨磨蹭蹭站在门口:“师叔……”
“嗯?”何田玉看着书,没有抬头。
“师叔……您不生气吧……”白敬亭身子躲在门后,只把脑袋探出来,小心翼翼看着他。这次的任务确实很合适他,客人也中意他,可是他最终也没答应去。
何田玉叹了口气:“你还记得我们天一阁培养的是什么吗?”
白敬亭的目光沉了下去:“是……杀手。”
何田玉微微点头:“你还记得就好。你要记住,你总有一天要出任务的。今天的功课去做了吧。我还有事。”
白敬亭低声答应着,悄悄溜走了。

天一阁,是当今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组织。这个天一阁,并不是“天下第一”阁,也不是“天一生水”阁,而是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”和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阁。第一任阁主是个传说级别的杀手,年纪大了以后打算金盆洗手,但仍有主顾不断上门来,他就在崇明山创立了天一阁,自己转而培养徒弟。天一阁挑选弟子,首先要求有天赋,其次要求年纪小。不合格的一律不收,宁可少,也要精。另外,同一代的弟子最多不超过十个,以能力大小论资排辈。这也是第一任阁主为了天一阁能发展下去定下的规矩。
天一阁内部还有个传说:第一任阁主留下了一扇神秘的门,就在密室中,打开就能得到让人参透世间万物的秘密,不过天赋不够的人可打不开它。听说从天一阁创立至今,只有近百年前有位天分极高的前辈打开过那扇门,但是后来他失踪了。为了严格保密,只有掌门和下一代之中最厉害的弟子才能进入密室。传到何田玉的师父这一代,已经是第七代掌门了。何田玉的师父姓张,研究了这个门三十年仍没能打开,一气之下躲进后山清修,把教中大小事务一股脑儿丢给了何田玉。

何田玉是这一代弟子中的大师兄,平日里温润谦和,几乎从不发火,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杀手,倒像是个修仙之人。但是他的身手绝不容小觑,谈笑间撂倒十几人,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从十几岁成为大师兄至今,他还没遇到过对手,下山执行任务也从未失手过。其实他本名并不叫何田玉,只是天一阁的规矩,入了这一门,为了保护父母亲人,必须得起个花名,用以行走江湖。“何田玉”这个名字,就是师父给他起的花名。
他现在正在看的书,正是历代阁主研究那扇门留下的记录。说真的,开门对他来说并不难,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打开过那扇门了,但想要真正控制它,他目前还做不到。他必须学会自如开启这扇门,还有很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呢。

何田玉想着想着,脚步不自觉地来到了密室。密室外有重重机关,水平不够的人,根本连门边儿都摸不到。他轻轻关好密室的门,转身盯着墙上的画。
历任阁主的画像都挂在后堂的墙上,而密室里这幅,画的是当年打开过门的那位前辈。这个名字对于天一阁弟子来说简直是如雷贯耳:撒龙。
撒龙是第一任阁主的徒孙,也是天一阁第一个真正学成下山的弟子。当年的下山考试还包括“打开密室内的门”这一项,后来人们发现这实在太难了,就把这条去掉了。撒龙的天分之高可想而知。
撒龙动手之后喜欢在现场留下一个龙头符号。据统计他一共杀过二百二十三个人,从未失手,也从没被抓住过。不过,后来江湖上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。人们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
传说撒龙给自己立了条规矩:只杀恶人。在他杀的人中,以贪官污吏居多。这极大地影响了天一阁后来的发展方向,弟子们大多以撒龙作为自己的偶像,希望自己能在某个方面超过他。整个天一阁似乎要从一个杀手组织变成惩奸除恶的江湖门派了。

何田玉盯着墙上的画,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一摸画中人的脸。
“不像。”他念叨着,嘴角浮起微笑,“真的不太像。”

评论
热度(37)

2018-02-20

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