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萨达哈鲁爱云澜 —

【獒龙】天命劫(二)


“真有名字?!”黑影一开口,马龙吓了一跳。

“当然有名字……”黑影的声音很无奈,“我……我也曾是人……”

“那您现在是什么……”马龙打量着他。

“……是鬼。”

“噢……”马龙不动声色地往后瑟缩了两步,“是您一直在保护我吗?”

“这算不得保护,”黑影有点闷闷地说,“他们老是欺负你,太过分了,我让他们长点记性而已。”

马龙悄悄观察着它。他以前见过的鬼怪都是有鼻子有眼轮廓清楚的,这么模模糊糊马上就要消失一样的鬼真是头一次见到。他举起了手里的馒头。

“您饿吗?我给您带了个馒头。冬天怕是不好找吃的了。”

黑影向他挥了挥手,又缩了回去:“你往阴影地来来,我不能站到太阳里去。”

马龙心里是害怕的。然而帮助过他的人,不,是鬼,应该不会伤害他吧?他小心翼翼地站在阳光和阴影交界的地方,手拿着馒头伸进阴影里。只看到黑影闪过,手上冰凉刺骨,然而馒头没有任何异样。

“这样不行,”黑影说道,“我拿不到。”它停了一会儿,又说,“这样吧,你去先生的香炉那里上一柱香,念着我名字,说清馒头是给我的,然后把馒头放在供桌上试试。只不过,馒头上了供,你就不能再吃了。”

马龙没动,挠了挠头:“那个……”

“怎么?”

“……名字……?”马龙有点不好意思,但他刚才有点吓坏了,确实不记得了。

黑影叹了口气:“我是德坤。”


学堂里都供着孔圣人的画像,摆着一些瓜果。马龙趁着先生不注意偷偷溜进去,照着德坤教他的,把馒头放在供桌上,然后点了一支香放进香炉,默默念叨着:“我要把这个馒头给后院那个德坤吃。”

说完了偷偷睁开眼,馒头还在。他又等了一会,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,只好跑回去找德坤,结果发现人家的馒头已经吃了一半了。看到一个黑影拿着一个半圆形的白影是件特别好玩的事,马龙好奇地盯着他看。

“这是什么?馒头吗?我没看到馒头消失啊?”

德坤被他盯得很不好意思,把馒头藏在了身后:“这……算是馒头的精华吧。或是馒头的魂?”

“馒头还有魂?!”

“有啊,”德坤看看手里的馒头,实在是想吃,又咬了一口,“上供的食物其实都有。不然我们怎么接到的呢?”

马龙看着他吃完馒头,身形轮廓逐渐清晰了一些,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“你还吃吗?我觉得你好像变清楚了。”

德坤想起马龙那个馒头的来源。

“不用了,你……要是去上坟或者去烧香,替我点一支,留点吃的就好了。”

马龙点点头。鬼也没那么可怕嘛。

“我记住了,德坤先生。”

“真的不用这样,”德坤似乎有点窘迫,“叫我哥吧。”

“好的,德坤哥。”马龙笑得很灿烂。


此后马龙时不时就给德坤带些吃的,后来还不知从哪找来个小香炉,自己攒零花钱买点香,两个人交流就方便多了,德坤的身形也一天天清晰起来。直到有一天,马龙看着阴影里的德坤吃完一根黄瓜,眉眼忽然出现在面前。

“咦?”马龙特别高兴地拍着手说,“德坤哥,我看到你的脸了!”

“啊?”德坤很惊讶,“什么样的?”

马龙仔细地看了看他:“挺清秀的呀。”说完自己不好意思起来。

德坤也有点不好意思:“以前也总有人夸我好看,不过这些年都没人能看到我,我也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了。”

马龙跳起来:“那我去给你找镜子。”

“别去!”德坤叫住他,“镜子照不出我!”

马龙想起这位朋友和普通人不太一样,又悻悻地坐下了。

“德坤哥,你为什么留在这呢?”

“不是我想留,”德坤苦笑,看了看马龙,“我说了你别害怕?”

“嗯!”马龙坐得端端正正。

“听说过地缚灵吗?”德坤小心翼翼地问。

马龙歪头想了想,摇摇头。

德坤指着身后的竹林:“我的……尸骨,被人埋在那片竹林了。我是被杀死的,属于横死,所以不能走太远,只能在这附近来回逛。”

马龙吓了一跳:“德坤哥,是谁杀你的?”

“我的同学。”德坤摇摇头,“我十五岁上京去考进士,他那时已经二十四了,我们同行。他怕我占了他的名额,路上就杀了我,还埋在了这里。从此我就困在这,连家都不能回,也不知道父母怎样了。”

马龙听了心里难过:“德坤哥,你一个人在这呆了多久?”德坤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。马龙想了想又问:“那你还记得你哪年去赶考吗?”德坤说了个年号,马龙很惊讶:“哎哟,那都有五十多年了!”

德坤也很震惊。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很感慨的样子。

马龙又想起来:“德坤哥,那你怎样才能回家?”

德坤叹了口气:“我想抓住那个杀我的人,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。心愿了了,我就可以离开。”

马龙看着他,突然站起来,小小的脸鼓鼓的。

“德坤哥,我一定帮你沉冤昭雪!”




评论(2)
热度(4)

2017-07-19

4  

标签

框圈